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传媒报道 > 传媒报道

为新疆电气化铁路挥洒青春的年轻人

发布时间:2013年10月31日  信息来源:中国青年网 浏览次数:
http://news.youth.cn/wztt/201307/t20130710_3505276_1.htm   2013-07-10 中国青年网
 中国青年网北京7月10日电(记者王岑予 刘敏慧 朱琪红 刘钊汐 通讯员王生政)乌鲁木齐炎炎的烈日挡不住工人们施工的热情。运送材料的车辆正来回奔波,工作人员麻利地捆绑着钢筋,技术人员运用着最新的电子全站仪对照图纸仔细地测量着……这是新疆重点建设工程——乌鲁木齐新客站的施工现场。在铁路人夜以继日的奋战下,乌鲁木齐新客站大体基础轮廓已初现。
  在这个忙碌的施工现场,有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却都把新疆视为第二故乡;他们用出色的专业技能为新疆电气化铁路“编制灵魂”,用自己的坚守、努力、奋斗、拼搏绘就了属于自己的一个青春梦想,编织着属于新疆电气化铁路的中国梦。
  王静:北京连接着乌鲁木齐和我的家乡
 2012年冬,由于长时间连续施工作业,施工人员连吃口热饭的时间都没有,在单位的组织下,王静和其他同事们带着馕饼给施工人员送午饭。
  王生政供图
 
 “我的家乡在内蒙古通辽,坐火车是从乌鲁木齐到北京,再从北京到通辽,大概要57个小时吧。”28岁的王静对中国青年网记者说。
  如果把中国的地图比作一只啼鸣东方的雄鸡,当你在网络地图上搜索“通辽”和“乌鲁木齐”这两个城市时,就会发现一个位于“头”,一个位于“尾”,而象征着“北京”的红色五角星则醒目地坐落在“心脏”位置。
  王静是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一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工。以前,她跟男同事一起从事铁路接触网施工现场的工作,考虑到她是女孩子,单位将她安排到了工作条件相对较好的安全管理岗位。她的职责主要是处理内业资料、与各设备管理单位签署每月的施工安全协议,以及检查施工现场的安全情况。目前,她与同事们正在共同参与新疆乌鲁木齐新客站四电集成工程的建设工作。
  王静介绍说,她正在参与的乌鲁木齐新客站是全国省会城市最后一个特大型高铁火车站。为此,她和同事们都感觉到特别自豪和开心。
  “我是2009年7月来的,整整4年了。”那年,王静24岁,在父母的眼里,她还是一个青涩的小姑娘。
  “要跟着项目在新疆工作这么久,最初有心理准备吗?”中国青年网记者问。
  “说真的,当时没想那么多,也没想到这么长时间,可是来了后感觉新疆还是很美的,也不像想象中的那么艰苦。这边有好多同龄的同事,大家在一起很开心。父母其实不希望我来,可是他们嘴上是支持我的。”王静笑着说。
  提起新疆乌鲁木齐,许多人第一时间联想到的便是戈壁和黄沙了,就如诗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描写的一样,很壮丽,也很荒凉。
  其实不然。
  “实际上这边挺美的,也有湿地,比如达坂城和葡萄沟……气候上跟我们内蒙差不多,刚来的时候倒还适应,就是与我们口里有两个小时的时差,还要适应一段。这边物产很丰富,水果都很甜,是咱们口里体会不到的……新疆这边最初的建设都是口里来的兵团,所以在乌鲁木齐周围有很大片的果园,有桃子,李子,葡萄,枸杞,西瓜,都可以去地里摘的。”王静向记者介绍道。
  “口里是什么意思?”中国青年网记者注意到,与王静的交谈中,她时不时地就会蹦出“口里”这个词。
  “就是咱们除了新疆以为外的其他城市,新疆人都这么说,我也是来了之后才开始说口里这个词。”王静耐心地为记者解惑。
  季节气候的变化对于王静他们工程的施工工作非常重要。“没有太大的事情都是一年回家一次,也就是冬天,新疆这边下雪、冷了,我们施工现场无法施工了,能放两个月的假吧,那时候跟家人团聚是最幸福的时候。”
  四年过去了,王静和她的同事们正在从当地人称呼的“口里人”慢慢地融入新疆这个大家庭。今年年初,她结婚了。
  “过年的时候刚结的,结完婚在家待不到20天,单位通知上班,就来新疆了。”王静说。“他(王静丈夫)在老家,我们曾经是同学,他在家发展,我在这边单位……不过也习惯了,毕竟我们各自有各自的事业,人不都说距离产生美嘛。”
  最后,当记者问到以后新客站建成了是否还会留在新疆时,王静说:“我们来新疆的,基本上短时间内不会去口里的城市了,因为新疆待建的项目还很多,我们留到这打拼的时间还会很长。”俨然,参与建设美丽新疆,她做好了长期坚守的准备。
 傻小伙雍松坪:干一个属于自己的优质工程
  “我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80后’。”电话那头,雍松坪腼腆地向记者介绍着自己。“你觉得‘80后’是什么样的?”记者追问。“讲理想、讲道德、讲文化、讲纪律”,没等记者再提问,雍松坪笑了笑说道:“我是不是有点傻?”
夏普吐勒站微机联锁设备倒接开通,雍松坪正在查找并处理故障。
 王生政供图
 
 雍松坪,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一公司乌鲁木齐新客站项目经理部信号专业工程师,负责信号专业施工技术指导及相关协调工作。一个典型的‘80后’小伙,爱唱歌,爱运动。2009年大学毕业进入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一公司,由于工程建设需要随即被分配到新疆铁路建设项目,这一待就是4年。
  “因为我学的就是铁路信号专业,所以选择了这个单位。”在新疆参加铁路建设的四年里,雍松坪有过激情,也有过徘徊,却最终选择了坚守。雍松坪说他有一个理想,“干一个属于自己的优质工程”。为了这个理想,他一路坚守。
  刚走出校园时的雍松坪就是一个青涩的毛头小伙,“那时的我,一心只想着‘好男儿志在四方’。刚到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一公司时,我被分配在‘口里’的项目,后来是主动要求去的新疆。”雍松坪对中国青年网记者说。那时的他没有不舍,有的是“大干一场,成就一番事业”的壮志豪情。
  然而正应了那句“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生活环境的艰苦让这个来自四川南充农村家庭的小伙也始料未及。“在新疆,铁路线很多修建在戈壁滩上,而且一眼望不到头,一直通向天边似的,电靠发电机,水和食材都得到很远的地方去拉。”雍松坪说。因为气候的原因,一年会有一至两个月的休息期,但总也是回的晚,来的早。因为大量的施工资料及其他准备工作都要在这个时段做好。
  相较于艰苦的工作、生活环境,巨大的工作压力才是雍松坪最大的煎熬。“工作上不能有任何闪失,铁路施工安全压力大,神经长期保持紧张。经常每天早上8:00坐车100多公里去铁路沿线调试设备,晚上‘天窗’施工多,需要协调各种关系,非常累。”时至今日,雍松坪依然清晰地记得自己刚工作时,犯下的一个错误。“刚参加工作不久,那天和师父一起去调试施工,经过机柜时,衣服不小心碰掉了一根虚接的线,结果把一列货车拦停5分钟,所幸没有更严重的后果。”回忆起当时的情形,雍松坪仍心有余悸。也正是从那时起,雍松坪真正意识到自己工作的重要性,雍松坪笑言:“我们这个专业干技术的都是从胆子大到胆子小再到胆子大。” 
  “安全就是生命”对于参与铁路建设的“雍松坪们”而言,绝不仅仅是一句口号,它关系着成千上万人的生命,所以他们对手中的任何事情都必须做到举轻若重。
  这些都让雍松坪觉得有点力不从心。“那时就觉得天有点暗了。”雍松坪说。然而,每当自己想放弃时,心底那个最初的声音“干一个‘属于’自己的优质工程”又使他不敢懈怠。“在我们家乡修桥筑路是非常光荣的事,这是我打小的梦想。”
  在艰苦的工作中,雍松坪收获了成长,也收获了爱情。雍松坪说:“在我们这样的工程单位谈爱情是件很奢侈的事,但我却幸运地有了自己的爱情,我们是‘革命爱情’。”共同的理想和对事业的追求让两个年轻的‘80后’走在了一起,而又是对事业的责任感让两个青年相恋却不能相守。因为各自都有着自己的工作,要坚守自己的岗位,进入2013年雍松坪和女友已经近半年没见面了。
  在与雍松坪的谈话中,他的专业与沉稳,从容和淡定很难使人相信这是一个26岁的青年。雍松坪坦言,4年的铁路人生涯,让他成长了很多,从最初的徒有满腔热血成长为一个专业、合格的铁路人,先后共参与奎北线、乌精二线、兰新线电气化改造、乌鲁木齐新客站4个项目的建设,参与调试开通的车站共有40多个,收获远远大于付出。
  “每次回家坐在火车上,看着自己调试开通的设备特自豪。”、“如果以后你们有机会来新疆,经过吐鲁番-乌鲁木齐-精河,那些关系到列车形成调度的信号设备就是我调试的。”正如雍松坪所说“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实现我的理想,但是我奋斗过,经历过,我不后悔。”
樊甜:中国铁建大家庭中的一个小家
  她是个“80后”女孩,有着和同龄人一样的活泼开朗;她来自美丽的古城西安,也有着西北人独特地热情大方。她的名字叫樊甜,是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一公司乌鲁木齐新客站的一名工作人员,负责工程预算方面的工作,之前是电气化专业的一名技术员。
  2010年4月,樊甜(中)等测量、施工人员在轨道车里准备赶赴天上3号隧道施工现场。
 
 王生政供图
 
 樊甜2008年就到了新疆,新疆干燥的气候让这个同样在西北的女孩也感到了不适应。樊甜说:“刚来的时候,他们的施工驻地在盐湖,与家乡的气候反差还是挺大。刚到那儿的一星期几乎天天都刮风,再加上干燥的气候,早上醒来嗓子哑的说不出话来,必须先喝水才说得出话。大概过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慢慢适应。现在已经待了四年了,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气候。”
  不到新疆不知道新疆的美,看着这片壮阔富饶的土地,樊甜的心也变得广阔起来。
  “我们施工沿线都有驻地。我从2012年开始就一直呆在乌鲁木齐西站施工,从吐鲁番到乌鲁木齐基本上都有驻点。之前我是技术员,在几个驻地都呆过,现在从事工程预算方面的工作了,工作环境相对稳定多了。”樊甜说。
  说起工作,樊甜的话就多了起来:“我最早的时候是在施工队里做技术员。当时算是队里唯一下工地的女技术员,2010年初的时候我们在天山隧道进行施工,一个月内连续20多个夜间天窗施工,加班加点,最后总算顺利完成了任务。想起当时苦干的情形和‘并肩作战’的‘战友’们,心里还是感慨万千呢,这应该也算是比较特别的一段工作经历吧。”
  无论是在哪个岗位,无论是做技术员还是做预算,工作中出现过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最终都一个个解决了,回想起一路走来的艰辛,樊甜却笑说:“四年的时间施工中的事儿都成了家常事,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工作有什么特殊的,我只是这个强大团队中的一份子。”
  谈起工作中的感悟,樊甜说:“我刚开始工作是图个新鲜感,什么都敢于尝试,觉得没啥是干不了的。工作久了就发现每个岗位想要真正做到扎实、做精了,还真是不容易呢!”
  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在外地工作,还在遥远的新疆,难道她的家人就不担心么?樊甜口气里带着一丝遗憾:“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们都很理解我,也对我的工作特别支持,即使想我了,也不过多的表现出来。可能我从就比较独立,家里还是挺放心的。”
  说起父母,樊甜又很自豪:“其实我的家人非常支持我的工作,都觉得在中国铁建这支”铁军“应该是个令年轻人有所作为的好地方。从来都是说工作单位好,不说离家远非让回来之类的话,除了说句注意身体,温差大穿衣注意之类的,从不让我有任何来自家里的压力。”
  一路走来,樊甜的工作是顺风顺水,那她的爱情呢?说起自己甜蜜的爱情,樊甜有藏不住的喜悦:“我去年已经结婚了,老公是大学时期的同学,我俩一块儿进的单位。”有了爱人的陪伴,樊甜扎根新疆的决心就更加坚定。
  他们只是中国铁建大家庭中的一个小家庭,但是,在大美新疆建设中,又有千千万万像他们这样的家庭为之不懈努力,在这个美丽的地方绽放自己的青春……
陈志华: 告别,这是一段珍贵的青春时光
陈志华在施工作业前对作业人员进行班前技术交底。
 王生政供图
 辛苦对于陈志华所在的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一公司每一个人都是少不了的,责任、付出、收获对每一个人的生活中都有不同的感受和认知。但对于在新疆建设电气化铁路的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一公司的青年陈志华眼里的责任、付出、收获又是如何呢?
  “我们的工作其实也没有什么,大家都已经习惯了,经过三年的工作,只是多了一些辛苦、多了一些责任、多了一些付出,有了一些收获。”,当中国青年网记者在问到这个小伙子对自己的工作有一个什么样的认识的时候,26岁的陈志华很干脆的说道。
  铁路安全尤为重要,尤其是电气化铁路的安全绝对不能出现问题,为此从事电气化铁路建设的陈志华感觉身上的责任很重,既要对自己负责也要对工程负责。
  陈志华告诉中国青年网记者,“我所从事的接触网就是为飞驰在铁路线上的火车头提供牵引供电动力,就是那些分布在铁路线上的蜘蛛网,如果我们在施工的时候稍有一点疏漏将严重影响电力机车受电,影响到火车安全运行,为此我们从刚入职到现在,除了工作还将担当技术人员应有的责任。”
  陈志华跟每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走出学校的时候都是意气风发,风风火火但在面对实际工作的时候又是无处下手,学校所学的专业知识跟实际工作差距很大,常常弄的灰头土脸。
  为了能够尽快适应手中的工作,前三个月,他常常白天跟着老职工上工地实地测量,晚上回到单位认真查看图纸,就这样他跟单位的同事一样慢慢地习惯把生活当作工作,把工作看成生活。
  通过自己的努力,他已经成长为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一公司电化作业队的技术主管,经常带着人将自己的所管区段的每一个接触网钢柱都要测量一遍。
  “从事接触网专业的我们都有一种特殊的感受,新疆的冬天和夏天一样让我们难耐,整个接触网钢柱夏天被太阳烤的发烫不敢触摸,冬天如冰雕一样夹着风雪让我们敬畏不敢攀爬,不论是冬天还是夏天,一伸手就如触电般地让我们迅速把手缩回来。”
  用他的话说,测量支柱的时候是最苦最累的,在测量的时候腰就跟弹簧一样要随时准备弹起和压缩。但就是基层这些最基本的工作和实践让一个青年不断成熟了起来。
  在寒冷的冬天,参与兰新铁路电气化改造工程的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一公司接触网专业的工作人员攀爬在铁路接触网上作业。
 
 王生政供图
 
 “大学毕业至今三年的成长,无论是思想上还是专业上都是很大的进步,思想上不在那么幼稚,变得成熟,稳重;专业上有原来的纸上谈兵变为现在的有技术能力的技术主管,有了质的突破,还可以独当一面,是他珍贵的一段青春。” 陈志华说。
  在他眼里这些其实都不算是什么,怕的是一年只能回家看望父母和自己的女朋友一次,这是他所不能忍受,但面对现实他别无选择,只能选择坚持。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现在他有了新的选择。
  采访过后,中国青年网记者了解到陈志华现在已通过公开招聘考试,通过了甘肃省一中等专业技术学校专业老师的考试,正在等待政审结果,他选择了去做一名老师。问其原因,他无奈地说道,“我现在就要成为一名父亲了,家里有妻子,还有父母和岳父岳母要等着自己的照顾,想稳定下来过自己的日子。”
  其实,这样的日子又有谁不想呢?不能说他的选择是对还是错,他只是做出了自己的一个选择。在中国铁建电气化局集团一公司,很多同事都面对着和陈志华一样的苦恼和困惑。他们远离故乡和亲人,在绵延的铁路线上挥洒着金色青春。
 

豫公网安备 41031102000096号